新闻中心

  • 电 话:086-0757-86788179
  • 手 机:13702652676
  • 邮 箱:932476635@qq.com
  • 地址: 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平洲夏东五房沙开发二区

中国鞋业环保之路还有多远?
来源: 佛山市荣陞自动化科技机械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 2018-10-23

中国鞋业环保之路还有多远?

环境保护无小事,鞋业不会例外。

2017年6月8日,笔者与温州一重点制鞋企业老板金总相遇,金总把一份文件递给笔者称,他收到协会的通知,希望笔者能够解读一下。

笔者打开一看,通知称: 近期国家环保部拟将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将皮鞋列为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产品(即原来的“两高一资”名录)。列入后企业在融资授信、环保监控、上市等多方面受影响,甚至出口退税全部取消,可能引发国外对华鞋业反倾销,引发较大规模失业,同时打击国内消费者消费信心。现需全国四大鞋业生产基地的重点制鞋企业尽快提供相关材料,经综合整理上报国家工信部和环保部,以应对当前环保部对我国皮鞋生产的政策限制。显然,国家环保部拟将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得到了中国鞋业的普遍重视。笔者笑笑说,全国重点制鞋企业都收到通知了,不是专门针对你们的。

金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着走了。笔者心里却在思考一个问题——

面对越来越严的环保趋势,中国鞋业环保之路还有多远?

鞋业环保形势严峻,发展受到制衡?

笔者心里很明白,国家环保部将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的趋势难以逆转,原因很简单,全民环保大势所趋,中国某些鞋企自己酿造的苦酒,必须自己喝。

2017年3月7日,山东莱西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到位于莱西市沽河街道办事处的青岛泰华鞋业有限公司监督检查,发现该单位不正常运行水污染处理设施、新增生产线未取得环保部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责令缴纳排污费数额1.5倍的罚款,即人民币100286.67元;

不久前,河北省邯郸曲周齐彩鞋业污水直排到附近农田的河沟内,已经造成非常严重的环境污染,并被群众举报;

在此之前,有新闻报道,福建鞋厂乱排污河水呈红色,千亩虾场现死虾,损失几十万元;

湖北省环保厅发出监察通知,请黄冈市环保局责令湖北孺子牛鞋业有限公司制定详细整改方案,明确时间节点,限期整改存在的环境问题;

广东省东莞的5家污染企业:大岭山镇杨屋村鑫光塑胶原料有限公司,东坑镇角社新村裕鸿家俱有限公司、高埗镇三联村宏利木品厂有限公司、南城街道广集鞋业有限公司,南城街道的金狮王皮鞋加工厂,因废气污染、违法生产等问题,上了环保部公布的“黑榜”;

广州颜乐天纪念中学大门不远处,河涌里流动着的水发黑发臭,右侧工厂扎堆,有“新水建皮具有限公司”、“天翔鞋业”、“远达皮具”、“景茜皮具制品厂”等,学生经常会闻到强烈刺激性的气味,他们称之为“毒气”。

……

前几天,笔者和一帮温州鞋佬聊未来,谈到了温州鞋业环保的危机,一王姓总经理感慨万分,他认为,现在在中国“玩”鞋,没有几个过的畅快的,都是产能过剩、恶性竞争惹的祸。中国制鞋业不仅要与世界鞋业进行生死博杀,还要与自己人相互残杀。一些小鞋企为了生存,见利忘义,什么来钱就干什么,不顾环保,只顾眼前利益、自己的利益,有时候是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影响了鞋业的整体声誉。国家要求环保并没有错,毕竟我们还要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生存环境。但是,国家应该在制度设计上优化,重点打击那些破坏环境的个体鞋企,而不是一刀切,打击整个鞋业。

王总经理的话得到了许多在场温州鞋佬的赞同,温州鞋佬们对为了个体利益破坏环境,破坏行业利益的现象深恶痛绝,对制造邻苯二甲酸酯含量超标、鞋底铅含量超标有“毒”、鞋类产品六价铬超标的鞋企很鄙视,他们认为,不严厉打击破坏环境、制造“毒”鞋的鞋企,将会引发鞋业的“破窗效应”,对中国鞋业不利,鞋业的发展也会受到制衡。

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对还是错?

为什么单单是皮鞋?

其实,在环保部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产品名录(2015年版)里,其43就是成品皮革(环保型固定皮革涂饰层工艺除外;非致害性染料染色工艺除外。)

我国是世界公认的皮革和制鞋生产大国,年加工猪牛羊皮革共计1.7亿张,产量占到世界总量的20%。然而我国在制革上的技术科研投资不足,节能降耗形势严峻,资源重复利用率差,环境污染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制革行业发展的瓶颈。

据了解,皮革制品工业一般可以分为轻革和重革两种。铬盐因为其具有优良的蹂性,能赋予皮革较高的耐湿热稳定性、柔软丰满的手感,而且革成品耐水洗、耐腐蚀性优良,而成为制革业中最为广泛的鞣革剂。轻革一般是用铬鞣剂、植物鞣剂等对生皮进行鞣制加工而成的质地较轻的皮革,工业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工业铬废物。我国以轻革业为主,占到整个皮革制品工业的90%,也就是说,中国制革业工业铬废物污染是事实。

目前,对制革过程中铬废物污染的控制,国家已经有相应的标准及法律法规,对于制鞋业而言,皮革是鞋材的一种,其相关安全指标在各类鞋标准中也已有规定,鞋类对环境的污染,更多的是指在制鞋过程中使用的原辅材料中含有VOCs释放超标造成的。

VOCs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的英文缩写。VOCs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大气环境的影响,另一个是对人体健康的影响。VOCs产生雾霾,是PM2.5的前体物。雾霾产生的其中一个条件是“空气中存在大量灰尘、硫酸、有机碳氢化合物等细小霾粒子,使大气浑浊。”VOCs对人体的危害表现为,空气中VOCs含量过高时容易引起急性中毒,轻者会出现头痛、头晕、咳嗽、恶心、呕吐、或呈酩醉状;重者会出现肝中毒甚至很快昏迷,有的还可能有生命危险。长期生活或工作在VOCs污染的空间内,可引起慢性中毒,损害肝脏和神经系统、引起全身无力、瞌睡、皮肤瘙痒等。有的还可能引起内分泌失调、影响性功能;苯和二甲苯还能损害造血系统,以至引发白血病。

看到这些,我们都会心惊肉跳的,皮鞋制造过程有这样的风险,会直接关停吗?为什么2017年的《环境保护综合名录》要把皮鞋制造单列出来?

一位业内专家告诉笔者,皮鞋制造本身不会对环境造成大污染,但鞋生产中使用的鞋化材料里边所含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超标,会对人体及环境造成伤害。

2016年秋,重庆市环保局曾接到市民反映,称璧山壁青北路至湿地公园片区皮鞋厂空气污染严重,整天弥漫着刺鼻的化学物品味道,让人感觉头晕、恶心、窒息的感觉,严重影响了周围居民的生活环境、身体健康受到极大的危害。重庆市环保局立刻做出反应,现场检查时,发现露同缘鞋业废气治理设施损坏。璧山区环保局责令露同缘鞋业于2016年11月31日前完成整改,确保污染物稳定持续有效排放。

显而易见,提高鞋化企业的环保投入及标准制定实施、控制制鞋生产环节污染物排放是制鞋业环保问题的关键,这一点值得我们警觉。

皮鞋制造企业何去何从?

笔者通过与业内人士探讨得出结论,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对中国鞋业影响很大,但也不必谈虎色变,任何事都是辨证的,消极的事也能转化为积极的事情。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在中国鞋业发展中或会呈现鲶鱼效应。

挪威人喜欢吃活的沙丁鱼。所以渔民总是千方百计地想办法让沙丁鱼活着回到渔港。可是沙丁鱼会在运输中途因窒息而死亡。一位船长急中生智,在装满沙丁鱼的鱼槽里放进了一条以鱼为主要食物的鲶鱼。沙丁鱼见了鲶鱼十分紧张,左冲右突,四处躲避,加速游动。这样沙丁鱼缺氧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一条条沙丁鱼活蹦乱跳地回到了渔港。这就是“鲶鱼效应”。

其实,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对中国鞋业是一种鞭策,亦是一种激励。

在环保问题上提高警惕,其实也是一种积极的做法。

早年,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环友科技和南京绿石五家环保组织在北京联合发布调研报告指出,361度、雅戈尔、安踏、佐丹奴、玛莎百货、迪士尼、J.C.Penny、PoloRalphLauren和TommyHilfiger等22家大型鞋服品牌对其在华供应链的环境管理存在重大缺陷。

这种指责并没有打倒这些著名品牌,而是让这些品牌对环保工作警惕起来,在环保方面做得更好。

温州知名的业内人士金哲敏称:环境、资源是一个鞋企赖以生存的条件,是鞋企核心价值理念形成的平台,中国鞋业以年产超百亿双鞋的产量跃为世界制鞋大国,必须保护这个平台,环保先行。对鞋企环保来说,必须做到“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一、坚定环保创业的信仰。 哈·纪伯伦说过:“信仰是心中的绿洲”。没有坚定的环保信仰,鞋企不会迎来黎明。

二、努力促使中国制鞋业产业升级,以环保的理念来改变企业的运作方式,探索出更多符合环保的生产模式。环保不仅仅是口号,它需要鞋企从点点滴滴、实实在在地去做,鞋企要在战略规划上,先谋后战,坚定环保意识,坚持污染控制。

三、在制鞋清洁、粘合、整饰过程中尽量使用环保产品,以减少污染物排放,同时使用自动化装置,节省人工操作步骤。通过空气除尘,特别是烟尘脱硫和污水处理等措施清除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和污染物,进一步净化生产环境。

四、皮鞋制造列入《环境保护综合名录》要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避免造成国内产业空心化。

五、向意大利和美国学习,在培育知名鞋业品牌上下功夫,赋予中国鞋业品牌文化内涵,从而增加中国鞋业品牌的附加值。

《韩非子·奸劫弑臣》曰“ 善任势:善于顺应形势。”皮鞋制造环境保护工作趋紧,这是大势,“天下大势所趋,非人力所能移也”。笔者认为,我们必须顺应潮流,建立绿色环保、健康和谐的制鞋企业,才能形成强大的鞋企竞争优势。

建设绿色环保的健康鞋企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我们务必坚持之。

版权所有: 佛山市荣陞自动化科技机械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美中鞋业网 (管理登陆)